adc国际影院年龄确认正在播放

整个演武场就像是瞬间被冰冻了一样,所有人此时都瞪大双眼张着嘴,傻傻的看着中央武台,就算是高台上的一众长老们也不例外,甚至连风千古也是同样如此。

而与此同时,刚刚开战不足几秒钟的武台之上,原本应该站在那里比试拳脚的田伦和云霄二人,此时只剩下了云霄一个,至于田伦,竟是连个影子都不见了。

死一般的沉寂整整持续了几个呼吸的工夫,随后,一声声咽口水的声音,便是在整个演武场上面此起彼伏起来。

“这………刚刚发生了什么?我是不是眼花了?”

“田师兄呢?田师兄哪里去了?怎么就剩下那小子一个人了?!”

“田师兄………田师兄好像被人推下台了…………”

所有观战的弟子全都被惊呆了,直到此时此刻,他们依旧没办法回过神来,因为对于他们来说,适才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快,快到他们几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!

大家都只看到云霄对着田伦轰出了一拳,随后,云霄就那么推着田伦,直接把对方推下了武台,整个过程,完全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而那个时候,大家甚至还没来得及集中精神去看台上的比试。

“靠,我他吗的不是在做梦吧?”

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间爆了句粗口,顿时,一石激起千层浪,整个演武场都响起了难以置信的乱呼乱叫之声。

“什么情况,这是在搞什么鬼?障眼法么?”

“这是在跟大家开玩笑吧?田师兄怎么跳下武台了?”

长发气质美女森系写真恬静优雅

“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隐约看到田师兄被那个云霄推下台了?快告诉我,我是不是眼花了。”

“我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…………”

所有人全都不淡定了,因为直到此时此刻,他们依旧不知道刚刚的武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唯独肉眼可见的,就是武台上只剩下了云霄一个人,至于田伦,显然并不在武台上,除非对方可以隐身。

“徒儿!!!”

高台之上,大长老林正山此时同样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,而回过神来的他二话不说,直接便是飘然下台,瞬间就到了云霄和田伦比武的武台下方,一把抓起了一个年轻男子飞掠回武台之上,而这被他抓起来的男子,除了田伦还会有谁?

“徒儿,徒儿!!!”

将田伦放在武台之上,大长老狠狠地摇了摇对方的肩膀,却是发现这会儿的田伦气息涣散,眼睛一张一合,竟是处在半昏迷的状态。

也来不及多想什么,他赶忙将手掌抵在对方的脊背之上,强横的真元力直接灌注到对方的身体,一边检查对方的身体情况,一边梳理着对方的气息。

这会儿的田伦明显是受了伤的,可从表面来看,他竟然看不出对方伤在了哪里。不过,等到他的真元力在对方的经脉当中转了一圈之时,他这才发现,自己这个乖徒弟的丹田,竟然有种真元力暴走的趋势。

“嗖!!!”

就在这时,风千古的身形也来到了武台上面,一抬手,将一道真气打入田伦的身体当中,差不多几个呼吸的工夫,这才将真气收回。

“丹田受到攻击,真元险些暴走,不过所幸伤得不重,修养几日应该没事了。”

将真气收回,风千古先是对着大长老说了几句,随后便是将目光转向了一旁,那里,刚刚取得一场大胜的云霄,此刻正悠然地站在那儿,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做过一样。

“啧啧,小家伙,下手还满有分寸的么!”

也许很多人都没有看清适才的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,可他自始至终都在观察云霄和田伦的每一个细微动作,自然把云霄之前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。

坦白讲,在战斗尚未开始之前,他也在想,云霄究竟会用怎样的方式与田伦战这一场,又能够在田伦的手底下支撑多久。

可让他绝对没有想到的是,云霄竟然用这种方式结束了二人的战斗,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。当然了,虽然看清了云霄的每一个动作,但对于云霄究竟是如何取得了此番胜利,他直到此刻也是有些疑惑。

“嘿嘿,院长大人见笑了,都是师兄弟,好像没必要打死打活的,分出胜负不就结了?”

听到风千古之言,云霄挠了挠头,淡淡地笑了笑,“说起来,此番我能够获胜,还得多亏田师兄让我,如若不然,我是绝对不可能打得赢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他不禁看了一眼躺在那里已经彻底昏死过去的田伦,又看了一眼面色阴晴不定的大长老林正山,脸上竟真的露出一丝感激之色。

“………”

大长老此时简直气得七窍生烟,看着云霄在一旁假惺惺地表示感激,他真的恨不得一巴掌将对方拍死。

之前的大比,他们师徒就是被云霄抢去了全部的风光,而此番排名战,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弟子可以让他狠狠地风光一把,却不成想,风光不但没有,反倒处处都是坑,武无天战败就不说了,想不到竟然连天命榜排名第二的田伦也惨遭败绩。

“哈哈哈哈,好,好啊,不愧是我燕重山的弟子,霄儿好样的!!!”

就在这时,高台之上的燕重山也飘然下台,轻轻地落在了武台之上,刚好将云霄护在了自己的身后,同时肆无忌惮地放声长笑着。

要说此时此刻最兴奋的是谁,那无疑非他燕重山莫属了。

自己的弟子竟然战胜了天命榜第二强者,这对于他来说,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,坦白讲,如果不是这一切都摆在眼前,他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。

“燕重山,不要得意得太早!!!”

眼看着燕长老来到武台之上,更是肆无忌惮地庆祝自己弟子的胜利,大长老简直恨得牙根发痒,因为对方的喜悦,完全就是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的。

“哈哈哈,大长老这是哪里的话?我的徒儿获胜了,难道我还不能庆祝了不成?”见到大长老愤怒的表情,燕重山简直就是越发的开心起来,因为像这般让大长老吃瘪的情况,这辈子怕也见不到几次的。

“哼,暗箭伤人,卑鄙无耻!!”

大长老的脸皮抖了抖,实在想不出如何回应对方的话,憋了半天只能给自己的弟子找起理由来。

“暗箭伤人?哈哈哈,哪只眼睛看到我的弟子暗箭伤人了?”听到大长老之言,燕重山又是一声长笑,“再者说,此番排名战,好像没说不能暗箭伤人吧?”

说真的,就连他都不太清楚自己的弟子究竟是怎么赢的,但要说云霄用了卑鄙手段,他却也完全不信。

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偷袭暗算,似乎真的没有人能够做到不被发现。

“哼,咱们走着瞧!!”

大长老自知很难在这种情况下辩过对方,抱起自己的弟子,竟是直接飞身下了武台,随后直奔演武峰外围掠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