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app草莓

♂? ,,

慕容骋睁开眼睛,坐起身来,一只手下意识环住君轻暖的肩,目光投向门口,“人在哪里?”

“就在倾雪楼外面!”司筠面色凝重,“属下要去拦住她吗?”

慕容骋没回答,低头看向怀中的君轻暖,“凤苍鸾,是风水月的娘,朝凰帝国四大家族凤家的掌舵人……”

他幽邃目光将她笼罩,“做好见她的准备了吗?”

来的太突然。

君轻暖本来是没有准备,但是在对上他的目光那一瞬间,她点了点头。

有他在,她就是有底气的。

慕容骋抬眼,对司筠道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司筠慢腾腾的去了,她有些担心。

“一会儿,本公子帮应付她!”

子熏竟然冲君轻暖眨眨眼,“等会儿她进来,子衿和本公子都是东宫的夫侍,殿下只管享乐便是。”

日系风格少女白色飘逸长裙烂漫花园清新写真

君轻暖有点意外,终究还是点点头——

毕竟,她对凤苍鸾不了解。

而按照子熏把慕容骋的事情都了如指掌那手段,估计是他们三人当中最了解凤苍鸾的人!

子熏起身,往君轻暖这边靠了靠,抓起酒壶给三人斟酒。

只是三人皆没想到,在危局之下,君轻暖会自动适应那一切,根本不需要谁帮忙……

凤苍鸾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倾雪楼里面,凤玄的太子正在和两个绝色少年寻欢作乐。

子衿环抱着她,子熏正送上一杯美酒,“殿下,今夜咱们一醉方休可好?”

君轻暖一身鸡皮疙瘩,终究还是硬着头皮跟他演戏,“良辰美景,喝醉了多没意思?”

子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“那我和子衿对弈,谁赢了谁今夜陪殿下!”

“……”这一刻的君轻暖,深刻的体会到了魑魅给慕容骋当替身时被她折腾的感觉!

这话她可接不上来!

好在慕容骋轻哼一声,挑眉道,“先赢了再说!”

两人斗嘴的样子,看上去就像是后宫争宠。

没什么新意,但是透着某种奇怪的其乐融融感。

凤苍鸾觉得奇怪,在屋檐下驻足半晌。

君轻暖在看向子熏时,眼尾余光便瞄到了她。

艳而不俗,美而不妖,华贵万方,即便是没有刻意释放气场,也都气息慑人!

显然,凤家家主不是善茬。

君轻暖看向她的时候,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五分相似的容颜,她眉目之间要比凤苍鸾飘逸一些,眼底亦带着一丝丝凤苍鸾没有的邪意。

回眸时四目相对,君轻暖只是一瞬间的怔神之后,便歪着头看向凤苍鸾,也并没有说话,只是审视着她。

她是凤玄的太子,来者是客,客随主便。

而她和凤苍鸾还没有熟悉到客人不报名讳主人便开口邀约的地步。

隔着一道门,凤苍鸾打量着她,脑海里掠过八年前那小丫头的模样。

八年前,那孩子软嘟嘟的,脸像是包子一样,和眼前的凤玄太子一丝一毫的相似都没有。

如果不是凤玄太子现在这张脸看上去和她几分相似,她都要怀疑自己是白来了。

一瞬间的怔忪之后,凤苍鸾举步进屋,出现在烛光中,冲君轻暖轻笑,“见过凤玄太子殿下,我是朝凰帝国凤家家主凤苍鸾,贸然拜访,万望见谅。”

她笑的很温柔,但是那种温柔和普通的母亲看孩子的温柔又不一样,有种疏离感。

君轻暖感觉,这种疏离感应该来自于她身处高位,对自己的孩子而言,扮演的更多成分是凤家家主,凤家的当家人,而不是母亲。君轻暖歪着身子往慕容骋怀中一靠,坐没坐相,嘴角三分痞笑,“朝凰帝国和我凤玄中间隔着万水千山,本殿一直以为,这两个国家之间是不会又任何关联的,不过看上去,朝凰的人似乎很喜欢这鸟不

拉屎的地方……”

她眼尾微微扬起,笑意变得明媚,却并不友好,“本殿很好奇,们看上了这里的什么?”

她将慕容骋喂过来的冬枣咬了一口,然后冲他眨眨眼,“子衿,本殿想吃吃过的!”

“……!”慕容骋一脸黑线!

这突如其来的耍流氓,让他耳迹腾一下便红了!

君三小姐常常很主动,总是狼吞虎咽,丝毫不掩饰对他的情感,但是这样……

这样流氓一样的话,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说着都脸不红心不跳了!

轻咳一声,慕容骋道,“随了殿下的愿便是!”

两人之间的互动,一方面让凤苍鸾彻底被动,同时给了她一个错误的判断!

她这一次来,是确认两个人的身份:

凤玄帝慕容骋和凤玄太子慕容轻暖!

刚刚站在门口的时候,她其实有些怀疑,那抱着凤玄太子的银衣少年是否就是慕容骋?

毕竟,如果慕容骋是麒麟血传承者的话,应该也就是这个年纪。

但是现在,她确定这银衣少年绝对不是麒麟血传承者了。

她不敢相信麒麟血传承者会心甘情愿的当一个……侍宠!

虽然人人都对他垂涎三尺,但是,帝皇血脉又怎会轻易折腰?

更遑论,麒麟血传承者八岁的时候,就把天师之子给杀了,这一点更加说明,他是绝不会屈服于任何人之下的……

而眼前的少年会害羞,害羞的时候,眼底是情意。

凤玄太子又叫他“子衿”。

子衿这种名字听着好听,但也只是在《诗经》里好听而已。

如今,用了这名字的少年,不过都是风月场之人……

不可能是麒麟血传承者……

而风沧澜不知道的是,这样的判断,正是慕容骋和君轻暖想要让她的得出的结论而已!

她更加想不到的是,麒麟血传承者是真的爱上了凤玄的太子,那和任何人想的都不一样!

短短一两句话的时间里,凤苍鸾想了很多事情,开门见山道,“我此次前来,一则是因为上次殿下在澐城出手营救犬子的事情,前来道谢;二则,是有件事情想要跟殿下谈谈。”

“坐吧,本殿这里没人伺候,又舍不得自己的夫侍去做下人才做的事情,所以,有所怠慢还请凤家主见谅!”

君轻暖的嗓音懒散而毫无诚意。

风沧澜有种错觉:慕容轻暖对她有种……敌意。

只是,为什么呢?凤苍鸾微微蹙了蹙眉,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,道,“听闻凤玄帝重伤,很严重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