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抖奶

待众人都下去准备后,大殿内只留下王欢和段天鸿两人。

想到段天鸿之前的态度,让王欢有些惊异,刚才段天鸿的态度太过于偏向自己,而他与段天鸿之间的交情,似乎没有达到这一步。

“段殿主,今日之事,倒是让在下有些受宠若惊。你突然对王某这么上心,倒是让我有些忐忑不安。”

王欢看着段天鸿道:“段殿主还是先解释一下。”

“王兄,如果我想说与你合作,你相信吗?”段天鸿认真的道。

“我们不是已经开始合作了吗?”

段天鸿摇了摇头:“我说的合作,并不是指万仙血陨之地。”

看到王欢疑惑不解的样子,段天鸿脸色越来越认真。

“王兄,如今大劫初现,现在只是波及到到下界,有下界在抵抗,一时半会这把火虽然烧不到仙域,可是大劫迟早会来到仙域的。而黄洲与下界接壤,一旦大劫来临,下界若是情况不妙,黄洲首当其冲,你我两人的关系已然是唇亡齿寒的道理。”

段天鸿看着王欢,把自己心里所想的部说了出来。

“段殿主倒是有些远见,仙域其他人对下界之事漠不关心,没想到你竟然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。”

王欢有些惊讶,没想到段天鸿竟然这么有远见。

粉色棉衣雪中美女明眸皓齿唯美高清写真

段天鸿苦涩道:“王兄莫要笑话,其实这道理不光是我看得透彻,仙域中,能看明白此事的人大有人在。只是火还未烧到他们身上,所以才表现的漠不关心罢了。”

对于段天鸿的话,王欢倒还是相信的。

而且多一个盟友,对现在的下界来说也是好事。

王欢问道:“段殿主的意思是这次万仙血陨之地,就是我们合作之始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段殿主应该也听过有关在下的一些其他身份,这个身份可是很不讨喜,一些大人物恨不得将我处置而后快,段殿主却在这个时候与我合作,岂不是冒天下大不违?”

“王兄所言差异,王兄能进入大人物的法眼,就越是证明我没看错人,毕竟,我就没资格进入大人物的法眼。”

段天鸿笑道:“说不定哪天王兄真成了大人物的眼中钉,肉中刺,那段某就更应该抱紧王兄的大腿了。”

“段殿主倒是坦诚。”

王欢不动声色,合作虽然是好事,可是也要慎重考虑。

“怎么样,王兄给个答复?”段天鸿看着王欢。

“万仙血陨之地,你我如果都能活着出来,我们就合作。”

王欢心中暗想,这段天鸿的胆子倒是不小,而且又有共同的利益,什么时候把他也拉进太平盟,真正的成为自己人。

不过这事还不能操之过急,一切都还需等从万仙血陨之地出来再说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一群修士浩浩荡荡的向着万仙血陨之地出发。

范雄对昨日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,一路上板着张脸,特别是看到王欢跟段天鸿在前方有说有笑的,就如鲠在喉,一阵难受。

“范兄,还咽不下这口气啊?”旁边,圆脸的女修道。

范雄冷冷道:“我就搞不明白了,段天鸿为什么要带一个四重天的小辈一同前去?”

“万仙血陨之地,岂同儿戏,像他这种低级修士,一旦出事,我们都会遭到牵连。你们难道就不为自己想想吗?”

范雄喋喋不休,一阵抱怨,看向王欢的目光也越来越不顺眼。

圆脸女修淡淡的哀怨道:“我们在这里抱怨又有什么用,段殿主护着那小子呢。”

“是呀,昨天段殿主的态度你也看到了,为了那个小子,他宁可与我们翻脸。”

范雄也郁闷道:“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,段天鸿为何一直护着他?”

其他人都摇摇头。

范雄低声道:“诸位,还是得想个办法,把这小子赶走才是,要不然我们可能会被他拖累死的。”

圆脸女修眼睛转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他一直跟在段天鸿的身边,咱们就算是想赶走,那也没有机会。”

范雄并不是随口一提,从昨天开始心里都在想这件事,在他看来,王欢跟着不仅让他不舒服,而且还会给大家带来危险。

最关键是的,也能通过王欢敲打一下段天鸿。

圆脸女修看着范雄目光深沉,在他身边小声的道:“范兄,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,又是盟友关系,有什么计划不妨说出来让大伙听听。”

其他几个修士也点头。

范雄不敢说话,只是用神魂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众人。

听过范雄的建议后,圆脸女修似乎有些不情愿,可是又在几人的劝说之下,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事成之后,我要一些补偿。”

范雄笑道:“陈道友,这不用你说,我们也知道。”

王欢看到瞟了后面众人一眼,看他们神神秘秘的,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弧度:“段殿主找的这些人,似乎有些勉强。”

段天鸿无奈道:“这也是无奈之举。”

“这次各洲都有高手前往万仙血陨之地,这些人都是叫来壮大声势的,人多势众,也不至于被其他洲的修士欺负。”

段天鸿也知道这些人的小算盘,所以对范雄等人并不抱有多大的希望。

“能真正做事的,在我心中,唯有王兄啊。”

王欢听到段天鸿的解释也一阵苦笑:“段殿主的每一步都是充满了算计,就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带来麻烦。”

“谈不上算计,只是各有所取罢了。”

段天鸿可不想给王欢一个精于算计的印象,干笑道:“当初我也不确定王兄会答应合作,所以就找了一些人。”

“这么说来,这事还是怪我?”

“王兄说笑了,是我考虑不周,不过人都已请来了,现在就算要赶走,也赶不走,只能这样了。”段天鸿一脸苦笑。

王欢也一阵无语,这些人在后面明显是在密谋什么,明明都是各怀鬼胎,为什么还要走在一起?

大家不齐心,就算遇见其他洲的修士,也起不到什么作用,反而还会增添烦恼。

段天鸿道:“王兄,有人,总比没人好。再说了,在面对其他洲修士之时,我相信他们还是会与我们站在一起的。”